<meter id="ro5fa"></meter>

  • <noscript id="ro5fa"></noscrip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ro5fa"><menuitem id="ro5fa"><code id="ro5fa"></code></menuitem></blockquote>
    <big id="ro5fa"><tbody id="ro5fa"><small id="ro5fa"></small></tbody></big>

  • <blockquote id="ro5fa"><menuitem id="ro5fa"></menuitem></blockquote>
  • 首頁>新聞中心>行業報道

    浸泡在農藥化肥里的國度,即將爆發的癌癥群丨中國土壤狀況調查實錄

    1、初見小付


    小付,戴黑邊眼鏡,瘦而質樸,像個大學生;但一聊到食材,土地,農業,他侃侃而談;從如何溯源尋找靠天吃飯的村民,到為了降低成本眾籌路費的創意,還有深山里拍微電影只有自己配音的困窘。不知怎的,居然聊到了他喜愛的詩人——李亞偉,萬夏。


    果然不出所料,一個中文系的小伙子,憑著情懷去尋找食材,雖然艱辛,卻有信念和熱情支撐,原來如是。下文是小付用半年時間研究中國土地現狀,寫成的文章,讓人觸目驚心,也使我更迷茫于如何捍衛平常日子里的餐桌。我們需要有多少個付永軍這樣的人,執念于純粹的初心,才能看見些朦朧的希望。



    2、未來十年:即將噴井的癌癥群


    就在前天,我的一位好朋友被查出患有腫瘤,盡管還沒有確診,卻讓我傷心了很久。而他還不到三十,尚未婚嫁。世界上最讓人痛心的事情,莫過于此。當我們突然把生死放在日子面前討論時,考量我們耐受力的卻是過去的時光是否值得:還有沒有想要說的話?還有沒有想要見的人?有沒有想好如何與父母交代、跟親人告別?可能對于我而言,最擔心的莫過于:以后的朋友圈,誰來幫我發……


    也許正如《知乎日報》曾經所說:你沒有聽錯,未來我們身邊的癌癥越來越多。讓腫瘤君滾蛋吧,似乎只是漫畫,事實卻只能是熊頓所不能接受的那樣,曲散終將離場。


    正如馬云在去年的演說視頻中所言:未來10年,癌癥將困擾著我們每一個中國人!而事實真的如此嗎?




        

    然而,更讓人接受不了的是,腫瘤年報所公布的一般都是3~5年前的資料,所謂“最新的數據”實際上是——2011年全國234個腫瘤登記處上報資料中的。如今已經過去了5年,實際情況,可能更糟!未來十年,中國癌癥將現井噴!


    33%的家庭,將因此耗盡所有積蓄!1/4中國人喝不上合格水!全球空氣污染最嚴重城市,一半以上在中國!而我們耐以生存的土地,才是我們最觸目驚心的隱形殺手!



    3、被逃避的國際機密


    在中國公開討論土壤污染,已成為一個極其敏感的話題。以至于到現在為止,我們都沒有一個準確的數據,去揭開我們早已千瘡百孔的土壤黑紗。


    我們能了解到的官方數據,又僅僅如下:2006年,國家意識到土壤污染的嚴重性,環??偩趾蛧临Y源部已經啟動——《全國土壤現狀調查及污染防治》項目,計劃用時3年半、投入10億元,完成全國土壤污染系統調查。


    2011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上,時任環保部部長的周生賢披露的數字是:中國受污染耕地約1.5億畝,占總耕地的8.3%。


    2012年,陜西省環保廳網站發布消息——《關于加強土壤污染狀況調查數據保密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對土壤數據保密要求極為細致,一旦泄密,將對當事人、責任人給予嚴肅處理。


    2013年年底,國土資源部副部長王世元在土地調查新聞發布會上稱:中國內地中重度污染耕地大約為5000萬畝,這是官方首次公布內地中重度耕地污染總量。


    2013年,北京律師董正偉向環保部申請,公開“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信息”,被環保部以“數據屬于國家機密”為由拒絕。直到8年之后的2014年4月,一份等待8年之久的報告,終于公布。


    2014年4月17日,國土資源部和環保部共同發布了——《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》,公報短短2000字,只有一個模的結論:全國土壤總的點位超標率為16.1%,耕地點位超標率為19.4%。這比之前透露的1.5億畝,整整嚴重2.34倍!而這些被污染的耕地,大多是商品糧主產區,流向我們的餐桌。



    4、浸泡在農藥化肥里的國度


    在《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》中,有一點非常刺眼而難受:重金屬鎘成為土壤中的最大污染物!2013年,北京交通大學副教授柯屾,組織編撰的《鎘毒猛于虎》正式出版,讓很多人開始認識到:食物鎘超標的普遍性和嚴重性。癌癥貢獻率,重金屬鎘功不可沒。那么,土壤中的重金屬鎘是如何來的?除了土壤中自帶的極少量的鎘以外,全國性的鎘污染,卻來自我們引以為傲的農藥化肥過量使用。


    農藥:2.67KG/年/人



    中國14億人,平均到每一個人,我們每年每人要吃掉2.67公斤農藥!1980年,中國農藥產量不過4萬噸;三十年過去了,農藥產量翻了近百倍!


    在中國,農藥企業近4000家,工信部批準的上規企業1506家,研制農藥種類有1000多種,而常見的害蟲卻只有20余種!據衢州市植保站站長徐南昌分析:每年使用的農藥僅有0.1%左右作用于病蟲,99.9%的農藥則進入生態系統。最終這些農藥通過食物鏈,進入到我們身體!


    化肥:50KG/年/人




    我們已經陷入了這樣一個惡性循環中:化肥越施越多,而糧食卻越產越少;為了增加更多糧食產量,只有不停地施加更多的化肥!



    5、即將消失的土地與根


    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,承載中國傳統農耕文明的土地正遭到破壞。無以復加地化肥使用,使得中國的耕地肥力出現了明顯下降,全國所有土壤有機質平均不到1%,理想是5%,正如土壤改良專家陳永生所說,哪怕提高一個百分點,自然積累需100年。


    中國東北黑土地,現在的肥力也僅僅為1。未開發前,黑土層的厚度為60—80cm,這是上天對東北人民的厚愛,自然形成1cm的黑土需要400年;而現在卻每年以0.7—1cm的速度消失,由于大規模開發與過度使用,如今東北的黑土地最多還能夠使用50年了。50年后,中國將不再擁有黑土地。


    與此同時,我們土地里面已經沒有了蚯蚓;與此同時,我們再也見不到稻田里的青蛙;與此同時,我們很多年不見飛過屋頂的麻雀。我們不再依靠大自然的內部循環系統,克服害蟲天敵,由我們手上的農藥取代。自然界中的昆蟲,已存世五六億年了,要比靈長類動物都要長一百多倍,生命力的強悍,是人類都無法想象的,我們怎么可能滅絕得了它們呢?當我們加大農藥劑量時,昆蟲正在改變自己,對藥物產生抗體,在這場人蟲大戰中,人類注定失??!



    6、關于鎘的噩夢又開始了


    根據農業部公布的數據顯示,我國農作物畝均化肥用量21.9公斤,遠高于世界的平均水平(每畝8公斤),是美國的2.6倍,歐盟的2.5倍。在這些無休止施加的化肥中,貢獻了土壤中最大的污染物——鎘!土壤中的鎘含量,55%是來自化肥!大米具有先天的親鎘性!如今誰都知道鎘大米的危害,也知道鎘超標幾乎是所有大米的噩夢!


    作為罪魁禍首的重金屬鎘,鎘中毒是慢性的,是可以在體內堆積的,潛伏期最短是2到8年,一般是15到20年。當我們血液中攝入達到10mg/L的時候,就已經是血鎘了;當我們體內富集到2g的時候,對我們腎臟骨骼會達到了無法逆轉的地步!在全球的食品安全領域,對鎘的限制可謂極為嚴苛!所幸這一次,我國的大米中鎘含量也與歐盟齊平,為0.2mg/kg,這也是較為安全的攝入量。


    在柯屾教授的《鎘毒猛于虎》一書中,例舉了近年來鎘超標檢測的事件,觸目驚心:2002年,農業部稻米及制品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,曾對全國市場稻米進行安全性抽檢。結果顯示,超標最嚴重的是鉛,超標率28.4%,其次是鎘,超標率為10.3%。


    2007年,南京農業大學教授潘根興帶領團隊,在全國六個地區(華東、東北、華中、西南、華南和華北)縣級以上市場隨機采購大米樣品91個,結果表明10%左右的市售大米重金屬鎘超標。


    2011年,常德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,調查分析了南方某市水稻鎘污染狀況,隨機采集市轄9個區市農戶自產水稻414份,鎘超標率為29.2%;對某商品糧產區內的鎘污染區的鎘含量進行了檢出,結果發現,在采集的7份大米中,鎘含量均值達到了2.39mg/kg,超過國家標準的11倍多。


    我們曾發明了農藥,化肥,激素,可以讓我們唾手可得、衣食無憂,收割傳統農耕的生化機器,也最終會像收割莊稼一樣,一茬一茬地收割掉站在大地上的所有人們。土地是我們腳下的根,我們卻斷送自己。


    媒體問詢

    國科綠源公關部
    ×

    掃一掃關注 國科綠源官方微信

    3分pk10